• 2007-03-14

    土掉渣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62.html


    英雄无敌五出了资料片。
    其实已经出了一个月的资料片。
    命运之锤,译过来是这样的,多了一个矮人族。英雄无敌叫“Heroesof Might andMagic”,可是作为might的蛮子还是不知道在哪里。少了我,少了蛮子,英雄无敌五怎么玩都还欠缺那么一点味道。
    于是开始从头刷Heroic难度战役,发现嘴里莫名的多了一些土渣烧饼味。
    土渣烧饼和快客一样,都是速食食品的传奇。走的都是外包技术+配料的路子,土渣饼却比快客短命的多,现在已经很少听人提起了。临毕业那会儿正是土渣烧饼最火的时候,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捧一个牛皮纸袋子满嘴油光洋洋自得的男男女女,土渣饼的价格也一升再升,从一块五到两块,再到两块五甚至三块,可是依然有市场,土渣饼店也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家属区里有一家,已成历史的盛泰超市门市有一家,友谊园底下还有一家,那是一个全民土渣饼的时代。
    作为速食食品的爱好者,跑团ers自然也不会免俗,因为我们需要能一边拿着啃一边指点屏幕激扬键盘的食品。煎饼果子固然好,却没有硬实到手持半个小时而不变形的地步;菜煎饼口碑很不错,但是确实是“菜”煎饼,真的不见肉星儿;烤地瓜时节不对;小丸子禁看不禁吃;烧烤这种东西,明明是晚上玩high了作鸟兽散之前的集体消夜。所以,土渣饼极其恰当的满足了我们苛刻的需求,成为pizza之于外国的跑团ers的替代品。
    于是大叔的邪恶小屋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土渣饼的气息。彼时英雄无敌五刚出,爹娘卖血奸商笑的配置明显只有大叔的机器才跑的起来,于是我就再次进入文明四时期蹭电脑的状态。每天早上九十点给大叔发短信,起床没?答曰起床了,回曰我过去啊?吃饭没?带点吃的上去?答案一般是好啊,有时会指定需求,十回里有一回是自己煮了粥,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凉皮+土渣饼,于是我就兴冲冲p颠p颠的跑去友谊园楼下买了东西提上去,我和大叔对坐着吃光,然后换班,大叔去实验室我赖在寝室里打英雄无敌。友谊园楼下的土渣饼烤的不是很好,很硬,而且肉渣一片一片的往下掉,后来jim也要来,魏也要来,han也被拉来桥牌跑团laby文明英雄无敌魔兽棋等等之类种种,人们终于有苦力从那家始祖的家属区里的土渣饼店入手烧饼,三家店的土渣饼就被放在桌子上供人评点和干掉,最后座次分明:姜还是老的辣,明显是始祖级的更好吃,于是大家又开始争抢始祖店的烧饼吃,吃完了热座英雄无敌。彼时我刚通了骑士战役,其他族所有人都抓瞎,于是只好慢慢摸索,结果韩柏的英雄被野兵灭掉变成了半残……那一天一连热座了四个小时,可是连中盘都没有进入,想想那也许是我们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热座h5吧。
    所以当h5的读盘画面蹦出来看着中心那个审理者鼓着腮帮子做敲击状,我就饿了,我就闻到那股油了吧唧充满廉价调味料的劣质香味。现在土渣烧饼几乎绝迹,在我去招人的那条路上有一个土家掉渣烧饼店,每天没完没了的循环播放土渣烧饼动人的传说。吉大旁边的土渣饼店没一个善终,都是经营不善被迫撤出,而快客却一直长青,也许这就是劣质速食品与优质速食品的差距罢。大叔想出国,韩柏混实验室,jim陪女友,魏满世界乱出差,每天晚上人们都眼巴巴的看着时间等着那几局可怜的元素,并且期待着遥遥无期的面团以求慰藉。我们不想长大,我们只是想要那点劣质廉价的快乐而已,虽然在我们眼里,那快乐高于一切。这种回忆文虽然土掉渣,但我却总要翻出来回忆,因为那个时代,是永远不能忘怀的。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看图我还以为又是一片洋溢着愤青之情的游戏体验攻击报告呢。
  • 我们都吃土渣饼,又掉渣来又有味,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