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2

    陈总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49.html


     
    我还记得刚见陈总那个下午,陈总和爹妈背着大包小裹,拿出一大堆枣分给我爸我妈。叔叔阿姨多吃点,陈总说。
    那时陈总还叫陈杰,是个害羞的小孩,穿着有点脏的长裤,走路喜欢撇着脚把手插在兜里,每天晚上都要听收音机。作为前两个来到寝室的人,我们两个话并不多,大部分交谈是“来吃点枣”,“哎”。后来寝室里人全了,我们就开始扯东扯西,张霁雪和陈总讨论史书和武侠,我听着,邵威穿个大拖鞋,趿拉趿拉的,偶尔我们会集体到430去打升级,大一开始的那段日子就是这么度过的。
    后来我有了电脑,陈总也有了电脑。我打三国9,陈总也打三国9.我不打三国9了,陈总依然打三国9,而且一打就是一年,之后陆续换成三国8三国7三国6三国10,最后变成三国11,中间穿插三国群英传若干,三国英杰传若干,总之都是三国。整个哲社四楼的人都知道陈总每天打三国,最初大家都喜欢看新鲜,后来就变成无视,最后变成一种崇拜。一个人打三国不难,难的是每天都打三国,后来终于有人彻底拜服在陈总的小电脑前,让陈杰变成了陈总。从此,再没有人直呼陈总的大名,陈总也凭借日以继夜的打三国成为寝室里与我独处时间最长的人。
    后来陈总突然不打三国了。
    陈总突然变得唉声叹气愁容满面。那是大三上学期刚开学,正是一年之中学生们最滋润的时期,可是陈总每天没精打采,弄得跟期末考试时候一样。
    彼时邵威搬出了寝室,张霁雪去哈尔滨看老婆,就我和陈总俩人相濡以沫。陈总放弃了每天的电脑事业,半夜也不听收音机了,在床上翻来滚去,抽搭鼻子。
    我问陈总怎么了。
    陈总说没啥,这两天心神不宁。我说闹啥心啊生活多美好,陈总不说话。我说因为女人么,陈总好长时间不吭声,最后恩了一下。
    于是我开始猜,猜了一大溜陈总急了,说是先琼。我做恍然大悟状,心里却暗笑姜还是老的辣,你自己说出来的就不怪我捕风捉影了。
    陈总有点丧气,说人家对他没什么表示,他又觉得自己不咋的,也许人家看不上他。
    还是放弃了吧。
    我说陈总你可别整这出,你得坚持下去,你看先琼小丫头也挺好的,我觉得你跟她挺配,再说张冰宇和魏元甍不是努力撮合你们么,前景是很好地。我打保票你们能成。
    拉倒吧,陈总用被捂着头说,睡觉吧,还是顺其自然吧。
    结果就顺其自然了,过了俩礼拜,先琼主动找陈总了,说我这人吧,就是不想有话在心里憋着,你说老实话,咋想的。陈总就说老实话了,后来,就成了。
    那天晚上我们在走廊里大呼小叫放鞭炮。
    陈总有了先琼变得利整了许多。陈总的被以前是黄色的,总是不洗头,不洗袜子,一个学期洗两次澡,衣服随便找一件套上就出门,现在陈总是个帅小伙了。陈总本来长得就不丑,眼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我们都为爱情的力量而惊奇,也为陈总电脑上的运行程序从三国转到qq对对碰连连看而感到惊喜,因为楼道里乱窜那帮下军棋下象棋下围棋的蹭电脑专业户可以大举进驻陈总的电脑了。
    于是陈总就每天背个小包早出晚归,自习室里成双入对,成为令人羡慕的对象。要考研了,陈总说,要努力复习。
    于是陈总的电脑前坐的基本都不是陈总,只有要熄灯时才能见陈总拎着锅巴之类的食物颠颠的回来。吃一点,吃一点,陈总说。
    然后我们听会录音机,有其他寝室的夜鬼会窜到我们寝室,一起骂骂考研出题的,再胡诌八扯一番然后很high的走掉。陈总九州杠王的名号不是吹的,倔得像头驴,不愧是陈总,不愧是,大家都会赞美道。
    而陈总也从不生气,一样给每一个进到我们寝的人推荐他买的锅巴。
    后来考研了,陈总一不小心考了第一,412分。
    陈总,你嘛时候是津门第一啊?就在今天,就在今天!
    每到这时陈总就会脸红。不敢当,不敢当,陈总说,我咋考的呢?
    是啊,你咋考的呢?
    不管有多少人嘴上讲的美心里酸溜溜,陈总仍然是津门第一,我们都发自肺腑的为陈总骄傲自豪,恨不得把陈总扛起来。陈总说他运气好,一到大考不是超常发挥就是出题出到枪口上,屁,我们说,要啥自行车啊,要啥自行车,这是实力!
    于是陈总就下令睡觉。
    吃散伙饭时候陈总喝的五迷三道的还不忘记过来跟我说,咱俩不用喝啊,咱俩不用喝,就这一杯,然后仰脖干了。
    我就很高兴,陈总虽然总是很害羞,但总有尿性时候。
    后来读了研究僧,总要做读书讨论,陈总总是发言。我发现陈总说话不抖了,眼神也镇定了,举手投足都有泰然自若的神色。
    也许津门第一给了陈总很大的自信。
    陈总说不想读博士,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想读。但是我希望陈总再津门第一一把。
    毕竟,咱什么都不差,今天的陈总已经不是五年以前那个害羞的小孩了。爷是陈总,爷怕过谁。
    我记得大二时候胡子在厕所里跟我说,就陈杰那样的,他能干啥。现在胡子在深圳晃荡,不知道能干啥,但我知道陈总是能干啥的。陈总老实,与世无争,但不意味着陈总就什么都往外让。妈了个逼。
    我当着陈总面骂过很多次人,陈总知道我骂人是什么意思。
    That`s all and overall.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那时候,我叫他陈杰,后来是阿杰,再后来,就陈总了,大家都这么叫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的我也跟着这么叫了。陈总自从有了女朋友以后就变了一个人样,知道什么叫早出晚归?问陈总去。我也从陈总身上晓得了什么叫做爱情力量的伟大。说实话,还没有见过所谓爱情力量的伟大的实例的,陈总算是我看到的第一个。我考,散伙饭的时候,我没有和陈总喝酒。罪过罪过。我还和老索抱着哭来着。
  • 忽闪,忽闪应该是在金汉斯,去年的陈总那个样子,现在的陈总如何了?
  • 楼上的too simple 你太自恋了……
  • 然后我们听会录音机,有其他寝室的夜鬼会窜到我们寝室,一起骂骂考研出题的,再胡诌八扯一番然后很high的走掉。这人基本是我.也为陈总电脑上的运行程序从三国转到qq对对碰连连看而感到惊喜,因为楼道里乱窜那帮下军棋下象棋下围棋的蹭电脑专业户可以大举进驻陈总的电脑了。这人基本也是我.我想陈总了....
  • 我说句公道话帅吗?帅吗!?
  • 自从陈杰变成陈总后,我就不再想往商业发展了,无论怎么努力我都不会叫陈总了,因为陈总已经成为一个符号和图腾,甚至是一种文化,我无意去争,我也无法超越,我只能去感悟、体验和学习PS.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在我BLOG上说最近流行怀旧这句话了
  • 从叉子和辣酱瓶依稀辨认莫非是金汉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