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0

    我的同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46.html

     我有一个同寝,她有两只耳朵,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我的同寝要胳膊有胳膊,要腿有腿,什么都不缺,就是木有小jj。
    我和我的同寝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分工很明确。我的同寝负责供我吃,供我穿,给我做饭,给我做菜,给我洗衣服,给我洗袜子,给我洗内裤。我负责吃饭睡觉打游戏,负责骂她笨,骂她懒,骂她腿短,骂她没有胸,骂她尖嘴猴腮,骂她没品三没品四,骂她自我感觉良好,骂她是喜欢做梦的天真小女僧。我们各行其职,运转良好的进行每天的生活。
    每天早晨,我都要把我的同寝赶起来,催她去店里干活。我的同寝是一个开饭店的,大家都说她没这个能力,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开起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而且每天把嗜睡的人叫起来不让她睡觉是一件有乐趣的事。掀开同寝的被把她晾晒在冷空气中一分钟以后,我的同寝会醒来,然后打扮一番到店里去幸福的数钱,留下我在家对着电脑死数以百万计的脑细胞。我的同寝每天吃好吃的米线,我却只能喝牛奶啃面包。我的同寝每天穿三四十块的地摊货,却不给我买衣服穿,总是逼我去试穿那些资产阶级腐朽的名牌货。我的同寝为了剥夺我的个人魅力,每天用各种食物喂养我把我变成一个猥琐的胖子,她自己却在一天天的健康饮食和合理运动下身材越发婀娜。我的同寝就是这样一个喜爱打小算盘的人,她为了避免因为算账而死脑细胞把各种钱都交给我保管,为了逃避职场压力放弃白领工作,死乞白赖的要跟我合租寝室,就是为了省五百块钱住宿费,同时每天具有一个可以用作各种体力活的苦力,还可以在她的淫威之下捶背按摩。
    不过作为一个有素质的当代研究僧,我是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我的同寝虽然有很多不足,而且缺点大大超过优点,但是作为优秀的共产党员的我,是不会与人民群众患得患失的。有一次,我的同寝想要写一些字张贴在店里,可是怎么也写不好,就是我主动帮助了我的同寝,把她要写的字描出的一个大框供她参考,仅仅用了她一个小时去把那些黑黑的铅笔印用橡皮蹭掉。还有一次,我的同寝发了烧,躺在床上起不来,是我煮了一大锅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她吃下去,因为加了过量的淀粉把她茶得咝咝冒汗,最后烧退下来了。我的同寝总是因为这些事情很感激我,但是我说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们共产党员都是做好事不留姓名,所谓大恩不言谢,这种关键时刻的帮助都不是一点两点的物质回报能报答的,如果真的要计较,这样的恩情我的同寝根本无法报还。话虽如此,我的同寝还是对我恭敬有加,但是我一次又一次无私的帮助让我的同寝有所倚靠,经常变本加厉的占用我的私人时间,对我提出一些无理要求,例如要我牺牲宝贵的研究时间陪她打暗黑,冒着生命危险品尝她制作的意大利面等。乐善好施不等于姑息纵容,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今天,我的同寝终于出门去参加同寝的同寝的婚礼,留下我和小贱共同享受自由的快乐和随意妄为的爽朗。
    只是三天而已,可是,为什么我会流眼泪呢?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SO SWEET~~
  • 我。。。。我也想流泪
  • so sweet~
  • 因为两人一兽的生活过习惯了贝。
  • 异性合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