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7

    我想我确实该总结一下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43.html

    其实也没什么好总结的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那丫又回来了
    对,就是上次罚我们钱的那丫。
    那丫自上次罚了我们1k以后,也许是由于我们托人说了好话,一直老实得很,最多告诉我们,改改OOorXX,态度也挺好,让人感慨关系对于小喽啰们的重要性。今次姓高的来我们店里,带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去办卫生证了,坏消息是又罚了我们五百,原因是消毒柜内有不正当摆放的餐具,这所谓“不正当摆放的餐具”是指一堆套上纸套的筷子。筷子套上纸套放在消毒柜里就要被罚,筷子什么也不套放在消毒柜里就没有事,而一次性筷子随意的杵在一个肮脏的塑料筐里,其实也没有事,这就是所谓的卫生检查,我也因此而明白了一次性筷子屡禁不止的真正原因。
    然则卫生罚我们钱,肯定不光是看我们崇尚环保不爽这么简单。去其他几个饭店访了一访,发现有被罚1k的,有被罚4k5的,那被罚4k5的厨房里是真埋汰,但那被罚1k的也是个莫须有的罪名——碗筷没有及时进行消毒。奇怪吧,什么叫及时进行消毒捏?人家可能会说,我一点来检查你一点零一分消毒的,就算不及时消毒,总之是有一万个理由给你开罚单的,还理直气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监督法》XX条XX款,拿个小白本子冲你晃一下,但是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这被罚1k的饭店跟我们家关系也算不错,检查当天老板娘的孩子得了肺炎,哭啊闹啊就是不停。卫生检查的人罚了他们家1k,小孩一直哭哭得大家心都烦,于是老板娘说,你看我孩子病的这么严重我们还得领她去医院打针,生意也不好,我哪来的钱?那卫生的小头头一咬牙一跺脚发扬了一下菩萨心肠——交300现金得,自己眯着,别跟外人说去!据我估计他们罚款是有任务的,达不到定额就没奖金之类,照这样看罚我们五百还是给我们面子了,但是我们面对那个小头头就比上面说的这个小头头尿性许多了:一个女执法人员小声说了一句“他们找了刘哥(刘哥大抵是我们托的人)”,但是今次托人不再管用了,姓高的刷拉开了罚单,然后又是“罚你五千也合理”的老调重弹,然后告诉我们赶紧去办卫生证,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硬塞钱也不要,剩下我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那浅蓝色的行政处罚通知书。
    这姓高的小头头是相当尿性的,不知是因为s在开店初期得罪了他,还是因为一个长春中医学院的学生对吉大有仇视心理,总之是软硬不吃。既然有开店的觉悟,我们不可能不上道,上钱赔笑那是必不可少的功课,但是姓高的不要。不要就不要,你公正执法呗?但是姓高的罚钱。掏心窝的讲,虽然我们店看起来很拥挤,屋里很杂乱,但是各种餐具总是干净的,像我这种天真烂漫的青年,一些黑心肠的技巧也根本不会用,但我们就是被罚钱。罚钱的具体手段是这样的:在正式检查之前,卫生部门会先到店里来踩一次点,给你列出一二三四五条问题,限期整改,例如姓高的小头头第一次来就是给出三点建议:一确保水槽正常使用,二吊棚,三餐具保洁柜要贴上标示。然则我们的店实际上是存在五个问题的(暂且假定只有这五个问题),那消毒柜里穿了筷子套的筷子,他第一次来时假装没看见,第二次再来时候,以这个理由罚我们。以此逻辑,不管他什么时候来检查,我们都肯定挨罚,因为他不会指出所有的问题,总留那么一个俩的到现场来抓,还完全符合卫生规定。像什么法啊规章制度啊真是有各种各样的文章可作。
    然则我们怎么办呢?
    上次我们托人费了很大的周折,我求了我的老师仕平哥,仕平哥求了他的一个警察老乡,警察老乡求了他的卫生战友,卫生战友找到了小头头的上司,上司再跟小头头说我们的事。可能有人会说,这么长的链条,乱七八糟的,直接去找不就得了么?然则我必须说,社会上办事都是这样的,七托八托的,大家都是想从中捞点实惠。那姓高的小头头我们求爷爷告奶奶,电话约了半个月,好话说了一箩筐也不能让他走出来半步,托了人以后他还不露面,但是明显不再为难我们了,今次不知为何又发起飙来。再给警察叔叔打电话,他也抱怨这个关系太曲折,不好托,最后冒出一句:要不你们自己想想道儿?听到这我心里一凉,上次那八百块钱是白花了。然则既然要走这条开饭店的路,你就得抛弃自己所有的脸面,所有的不齿,像你所厌恶的那群人一样卑躬屈膝的赔着笑脸继续乞求帮助,因为除了这点关系你没有什么援手可以倚靠。明天还要继续打电话,希望警察叔叔能发发慈悲,帮忙把姓高的小头头约出来大家谈谈明白。government不止是敲钱那么简单,如果人家看不上你,你给人家钱人家都不一定希得要,这就是社会。
    工商是跟在卫生屁股后面来的,态度明显比卫生牛逼许多,不过也很守规则。你塞给他钱他是要的,而且上了钱以后绝对不为难你。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黑社会永远都会存在了,因为最起码有这些潜规则,你的利益还可以在一定损害的基础上得到一定保护。理论家们讲什么执法严明,在中国内地,起码在东北只会让老百姓更加困苦,因为没有了潜规则,他们将可以利用显规则牟取更大的民脂民膏。
    现在罚款还没有交,积极想办法解决中,交了罚款以后要办卫生,卫生办好以后才可以办工商,那时候我们才不再是个黑店。各种税什么的是后话,大家都不开发票,都是税务局给估税,而且原来打的算盘也落空——大学生创业“据说”是免税的,然则这个大学生的概念很耐人寻味:s去工商局问相关政策,人家说是要应届毕业生才可以免。什么是应届毕业生?07级毕业生,而07级毕业生要到7月份才可能毕业。所以,还是老老实实交税吧,洁太说得好,偷税漏税的人都是犯罪,而government那些鼓励你自主就业的华丽政策,只不过是蓝天白云青草地的糊弄人鬼话罢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