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0

    刀与渐-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38.html


     初春时节雨纷纷。虽然是山花烂漫,但细雨让土砌的官道上异常泥泞,令为数不多的行人疲惫不堪。在那些急匆匆的身影之中,有一袭白衣尤为引人注目,来者戴着斗笠,难见他的面容,他轻捷的脚步却引起了旁人的注意。有细心人发现,这白衣男子飞快的行进于泥泞之中,浑身的素装却未溅上一个泥点。而就在他们窃窃议论之际,那白衣男子已速速疾走,淡出他们的视野,如果在黑天遇见,还真像一个白衣的勾魂司呢。
    这男子正是刀。刀本不想在旁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轻功和步法,但是今日官道泥泞,家主吴各应吩咐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胖子山庄,有要务相嘱,按平常走法至少要明日正晌才能抵达目的地。家主的命令就是钢规铁律,作为养子,刀不敢不从。想到这里,刀不禁下意识的加快步履,额上隐隐沁出一层细汗。
    日落时分刀来到胖子山下。胖子山是一个圆咕隆冬的山,不高,但繁密的桃花阻挡了来客的视线,让你只能看见斗艳的春花,却看不清山顶掩映之下的胖子山庄。此时天已放晴,但仍有几缕絮云遮掩着落日,眼看着天暗起来,刀顺着大路一直上山,却不见有一个守道的家丁,心里不禁暗暗奇怪。他大喊了几声,却无人应对,只有夜影下几树暗香沙沙作响算是回答。
    刀烦闷的继续行进,雨过天晴,春风拂面,本是让人舒畅的事情,可是在刀看来这些都与鹅毛大雪和凛冽的北风没什么分别。年轻人总是自视甚高,刀的家主好歹也是江湖名宿,他刀辣椒虽然不是什么大侠巨侠,可也算是近来崛起的新秀。孤身一人逃出南湖,与保安三老崖上死斗,这些事情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可今天这胖子山庄既知自己要来,竟然无人接引,无人迎接,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胖子山虽然不高,这山路却是曲折往复,路途漫长,间有岔路许多。刀自清早赶路到现在,除了中午咬的几口干粮以外粒米未尽,有道是人是铁饭是钢,饶是练家出身,不吃饭也力气全无,此刻的刀已是累得头眼昏花,终于克制不住,一屁股坐在路旁的一块山石上喘着粗气,恨不得一头倒下睡个个把时辰,要是能有壶美酒,有顿齐全的餐饭那就更美了。
    然而不知是幻觉还是错觉,刀却嗅到了越来越浓的肉香味,那肉香萦绕在刀的鼻尖,略带些桃木独有的清香,让饥饿的刀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随着肉香一起来的是一种模糊的哼鸣,一开始只是小声的哼哼唧唧,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最后索性大声唱起来。
    “我的qq贱我的qq贱~~”,刀循着声音和肉香走到一丛灌木跟前,远远望去前方大约十丈左右有一块空地,一堆篝火正在熊熊燃烧,上面一只兔子模样的动物被串在一根树枝上炙烤,而炙烤这只兔子的,竟然是一位黄衣白裳的年轻女子。这女子一手拿着拨火棍侍弄篝火,一手不住的转动着烤兔,嘴里哼唱着歌谣,仿佛根本未注意到刀的接近。刀偷眼观看这个年轻的女子,发现她的装束打扮都十分整洁,面容更是俏丽中带着几分精致,不像是猎人或是农户家所出。眼看那兔子即将烤好,年轻女子顺手抽出什么物事,顺势朝兔子上那么一划,兔子的左后腿应声而落,那少女早有准备一般的右手伸出,兔腿直直落入她手中的树叶上,她又把左手所持的物事随便往树叶上一抹,又一晃,物事如变魔术一般消失在袖笼,少女自顾自的吃起兔肉来。
    在旁窥伺的刀早就看得食指大动,但是那女子起刀,切肉,收刀,一气呵成,利落非凡,刀习练自家的折腾轻功多年,出师的考试便是于师范手中折取桂枝,以及于后山的泥沼中腾跃而不沾半点泥浆,但是那烤兔的女子用的是什么物事,切肉是如何手法,切毕那物事又收于何处,刀还真的两眼一抹黑。刀不由得心中暗暗称奇,慢说现在腹内饥饿亟待填饱,即便是无求于人,这个利落脱俗,一手秀活的姑娘也值得结交。想到这里,刀拨开树丛直直跃向空地中央。刀不想在姑娘前失了面子,这一跃暗暗使出了三成功力,静静无声的飞出树丛,在空中身体由侧转正,蜻蜓点水般落地时,斗笠已持于手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猫吃兔子呀猫吃兔
  • 召唤清晰无码大图
  • 又见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