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29

    有个小孩叫小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27.html

    这事儿要追溯到she出的那灵魂附体的新专辑,selina在那里面一个劲的叨咕“有个小孩叫小杜儿”,叨咕来叨咕去,给我们叨咕来一个小孩,叫小仲。
    小仲是被隔壁饭店京味烧烤的亮哥从街上捡来的,一共两个小孩,亮哥家只要一个服务员,于是就把小仲送到了我们家。据小仲自己说,他俩是靖宇的,不乐意在家上学了,想出来玩玩,就揣着200多块钱和手机偷偷跑到长春来,结果坐出租车钱和手机都丢了,只能找找零活干。亮哥从街上把小仲捡回来的时候,他俩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饿得前心帖后心,只求有口饭吃,于是我们冒着招收童工的危险收留了小仲。自打我记事起,我哥就超级有孩子缘,没用多久就把小仲给治得服服帖帖,一脸葱白,但到干活的时候小仲就麻爪了:怎么说小仲都是才上初中很小的一个孩子,没出外打过工服务员的活什么也不懂,s像妈一样手把手的教小仲如何点单,如何走锅,如何撤桌,气得回家直叫唤,小仲却只会憨憨的笑笑,挠挠头,继续把各种事做得一团糟,还一副小动物式的无辜表情。
    我们都劝小仲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小仲一提到这事便露出孩子所特有的那种气愤的表情:不想读书、不想上学、不想回家了,无论怎样,就是不想。正好第二天家属区饭店停业整顿,在打了一天下手,和了一下午水泥,累成个X型之后,小仲终于勉强的同意跟家里联系一下,打了三分钟电话,又以大吵大闹收场。从那以后,小仲就坚决的再也不跟家里联系了。
    于是小仲继续的把各种活干的一团糟,s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饭店的老板娘总是一张黑桃圈的脸,可是也无奈的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给小仲当干妈,指点他干这干那。所幸当时还有两个大四的姐姐一替一天的在店里做全职,所以店里的活大致还忙的开。
    可是后来出了一件很奇异的事。某日小仲突然偷偷的跟二哥说,他想跟那个来打工的大姐姐处对象-_-|||。小仲对待此事的态度是严肃的,是不是纯情少男的情窦初开尚不能确定,但是打工的小女真的被吓跑了。被小仲青睐的某大姐姐那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咔嚓咔嚓摔了两个腚蹲儿,第二天就和她的partner申明立场,死也不来我们家干活了。没有了心仪的大姐,每天体力劳动再加上二哥的循循善诱,小仲的情绪低落了,终于跟家里软化了。
    于是小仲的家人开始和我们联系。据说小仲是一个学习不错的小孩,全校八百来人小仲能排到前几十名,虽然小头发染的焦黄,眉眼之间也倒忠厚老实。小仲的爹似乎是开商店的,家里也有点钱,想必从前也是娇生惯养,只是赌了气才跑了出来。于是事情很快的谈妥,小仲的爹委托他的朋友开车来长春把孩子接回去。临走那天,小仲变得分外勤快,帮我们忙活了一个中午,还跑到后厨跟二哥一顿哭,还问:我要是再回来你们还要我么?
    我们可不敢唆使未成年人离家出走……
    小仲坚毅的说,我以后也要开米线店,二哥你做的米线好吃,我以后也聘你当大师傅!又茅塞顿开般的两眼放着光说,对,我以后就要考吉林大学,考上了再来你们家!
    我们就看着眼圈通红的小仲笑,小仲就跑出去了。
    一点时分,一个车牌很nb的中年人推开我们的店门找小孩,店外站着两个打手一样的人,似乎是怕我们扣留小孩不放人。小仲的爹说,车牌是吉F51518,没错。于是小仲不情愿的上了车,跟我们摆摆手算是告别。我和二哥站在店门口看那车拐弯,消失,二哥说,算这俩小孩点子正,找到咱们这来,不然一定被扣下干起活来没个完。
    小仲很幸运,离家出走到大学边儿,碰见我们,整了一把初恋,还攒下来五天一百块的工钱。和他一块儿的那个小孩因为是按天发工资,挣的钱已经祸祸光了。
    不知道小仲会不会把挣的钱给家里看,会不会把人生的第一笔收入珍藏起来,会不会真的考到吉林大学,会不会真的也开一个米线店。
    但是我想他会永远记住我们,还有我们的店。
    我想我和s也会因此而很高兴。塞拉v,介就素生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窃笑的饕餮 2006-05-29
    引用地址:

    评论

  • 叹气叹气叹气
  • 应该是那个小孩吧……我跟拌饭偷偷讨论了半天童工问题……
  • 原来是那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