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30

    Making fun of societ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26.html

    老师让同学回家後写一篇有关国家、Party、社会和人民的作文。

    小明不理解这些词的含义,就去问爸爸。

    爸爸告诉他:国家是最大的,就像你奶奶。

    Party是最有权利的,是一家之主,就像我。

    社会就是为Party和国家干活,还得听Party的,就像你妈妈。

    人民就是最小的,说什么也没人听,就像你。

    晚饭後,小明想写作文,可是还不是很明白这些事,

    就去想问奶奶,可是奶奶已经睡了。

    小明去找爸爸,爸爸和妈妈正忙著床上运动,

    爸爸一看他来,两个耳刮子就给打出来了。
    小明没有办法,只好抹抹眼泪,回房间自己写作文了。

    第二天,爸爸接到老师的电话:

    你是小明的父亲吧

    是啊,什么事

    关於小明的作文

    是写的不好吗?

    不,是写的太好了,我怀疑不是他自己写的…

    他写了什么?

    "小明的作文写:国家已沉睡,Party在玩社会,社会在呻吟,人民在流泪."

     

    作为一个Party员,我本不应该转这个文章,但是我现在是结结实实的愤怒了。要是在以前,打死我都不会想到Party是这样玩社会的。卫生的大姐说,上面在讨论要不要将家属区的饭店全部取缔。市委秘书长每日孜孜不倦的下来暗访,有没有卫生证的饭店都得停业,我们办了半年还没有办下来的仅差最后一步的卫生证也因此被无限期搁置。只要那个sb小官还在,我们就永远拿不到卫生证,好不容易换来了一个同情我们的大姐,东西也制备的差不多了,伟大的Party又来了这么一手。看看最近印花税的事儿,伟大的组织玩社会的手腕练得真是如火纯青。想起当时入Party宣誓时我还饱含深情的提到了我姥爷,还坚信Party内还是有好人的,现在的状况真是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政府的行政执法总是打砸抢,而且只欺负老实听话的,上次检查捅了娄子的新宇一天也未曾停过业,炒勺依然响个不停,制度成本却要我们来背。经济决定政治,政治反作用于经济,可是真跳进了经济中我才真正发现,原来经济人是最脆弱最可欺的。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扶持私营企业主,现在国家鼓励大学生创业自雇解决就业,可是落实下来都是扯,国家对大学生创业没有贷款,没有优惠政策,没有就业培训,行政部门反而为无社会背景的大学生设置重重关卡。原来说阎王好见小鬼难防,今次来为难的竟然是一个大大的阎王,严肃的说“像这样的单位还有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价值!”,却没有想过随便哪一个社区都有个小吃部啊小饭店啊之类的,公民有进行私人经营的权利。几次暗访,我都没有见过那市委秘书长。我心里是想要与他碰上一碰的,我要给他讲道理,让他来我的店里看,看看我们哪里不合格,不锈钢也换了,地砖也铺了,凭什么就是不给我们发证,反过来说我们无证经营?然则我大抵也晓得,那市委秘书长大概有n条理由等着我,讲出政府永远都有的理来。

    然则即便讲出了一些理来,我的店已是困难重重,举步维艰了。所有原料价格都在飞涨,米线的卖价却不能有一点变动。和旁边的全州拌饭一样大的房子,人家只要两万我们却要三万,跟房东说一千道一万,也只能降下两千块钱来,还不管各种各样的事情,例如物业证明之类的东西。我们的解释只能换来“爱开就开,不爱开就走”的呵斥。不是我有城乡歧视,可是在这些愚昧的农民面前,我们真是无理可讲的。

    所以有一天,你们在我博客上看见胖子米线关张大吉的消息时,请不要惊讶。不亲身进入这个社会,你不会发现世界有如此残酷。不过我不会屈服,即便胖子米线没了,也还会有胖子涮肚胖子配餐胖子咖啡之类的店出现。我和s是一定会在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流干最后一滴血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好,让胖子牌传承下去吧!
  • 祝你的店儿越做越好,生意兴隆!
  • 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党员我正琢磨哪天把我团员也退了,就可以去资本主义国家好好被洗礼一下了
  • 加油啊,上次我老妹回来,还跟我滔滔不绝的表扬你们的店呢,说她跟妹夫一个礼拜必光顾一次^^我说那是我一个同学和他老婆开的,她更佩服了呵呵
  • 刚把带,一定会支持
  • 不知道该怎么说。。。祝福你们。。。
  • S&s 要加油吖~~
  • 恩天气炎热你们要加油
  • 是的s很伟大,你们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