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2

    好像一条狗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25.html

    长春市人才市场是一条街,屋里招有学历的人,道上招没学历的劳动力,市场旁边有一个咿呀依,保安努力想要把门口的招聘者和应聘者撵开,清出一条车道,可是在众多的身体面前这基本是一种徒劳。建筑工地的外墙上,颜色斑驳的纸壳牌子一字排开,好像夏天的竹凉席,哆哆嗦嗦,晃晃荡荡。一溜儿或黑或黄的脑袋在下面不断攒动,交流信息,让人想起烈日下的蚁穴。
    我就扛着纸壳牌儿站在这蚁穴里面,招男服务员,月薪800,包吃住,有工龄工资,待遇从优。那纸壳牌儿是我从报摊的老太太处租来的,一天两块钱,但是只要你讲价,她就会给你降到一块。不断的有奇形怪状的脑袋转过来盯着我,瞄两眼,哼一声,好事的过来转两圈,问个价钱,然后悠哉游哉的背着手挪着方步走开。有的人眼球像要掉出来,有的人嘴呈45度斜着,有的人有硕大无朋的鼻子,旁边还晃动着一个自信的肉瘤——他们的相貌各异,但共同点是都很吓人,让你只能祈祷晚上能做个不坏的梦。
    我身边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女,举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纸,上面写着招服务员,待遇从优。她的脸虽然打着厚度不均的粉,和脖子的颜色也不一样,但起码看起来不会太难受,真正打动我的是她的胳膊,据说那叫毛囊炎,一大片一大片的红疙瘩,让人感觉触目惊心。小女拿着破烂纸向各个方向晃,时不时的用胳膊肘拐我一下——同行是冤家,待遇从优是句废话,如果没写价钱,那就等于没有待遇。小女间或用眼瞟我一眼,同时大声吆喝,我便很知趣的转移了阵地。这一次落脚的地方在一堆纸壳牌儿前面,很多人看我,但很快我发现他们的视线穿过我,落在背后的招魔兽代练以及某在线学习教育网招聘中介上。一个大姐唾沫横飞的给别人讲着如何在玩游戏的同时拿工资,另一个秃头老爷们点头,口中啧啧称是。据说你打天堂二,玩了游戏,还能挣钱,但是所谓的“玩游戏”是指每天打12小时最低级的小怪,同时在地上拣几个金币积少成多。挣钱的道道儿还有许多,例如给饮料厂扛八到十个小时的饮料箱,或是在长江路不停的接听电话,劝诱顾客存入几百元的话费——后者提成很高,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也能干,但是一听到是不包食宿底薪400,很多人就打起了退堂鼓。
    后来一个有点谢顶的中年人跑到了我的对面,也拿着一个破纸(节省的他们不会花一块钱租这种奢侈的东西),一边大喊着“想挣大钱的往这边看”一边挥动着手里的纸张。他那张纸上写着“招聘讲师,3000-10000元每月”,很多人都以为他多写了一个零。他指着那张纸大声介绍自己的公司如何如何nb,在北京、长春、沈阳都有销售网点,自己却高低不齐的挽着裤脚,穿着一个汗渍明显的灰红色衬衫。一个四十出头的黑胖子走到我面前问我服务员都干什么,对这样的人我只能把头转开,告诉他我怎么也得招十几二十岁的,他瞪我的眼神好像在斥责我的年龄歧视。过一会又来了一老头,戴着酒瓶底眼镜,牙齿上全是茶碱,手里哆里哆嗦的记着墙上的求职信息,末了还不忘了回过头冲我腼腆的一笑:这活我能干不?——也确实,问一句话费不了他们什么事,而我也确实没有写明白。然则我写明白了的话,就没有一个人会搭理我了,最起码还有黑胖子和老头垂询一下,给我维持一点最起码的自信心和自尊心。
    市场上也不是光我一个人招服务员,有的人开一个nb的面包车来,嗖的一下抖出一张华丽的大海报来,有的人脚下踩着一张塑料布,上面的数字补丁摞补丁,但大多数人都和我差不多,只是很朴素的,很安静的举着一个租来的小纸壳牌,站在那里,期待来找工作的闲汉们对其开价或戏谑或嘲笑的指点称道。人们想找这样的工作:每月收入要上一千,要不怎么累最好只动嘴皮子就可以,但还不可以是保险或是推销那种没品的事情。这样的工作只有文员。然而文员是要动笔头的,那些专科出来的叽叽喳喳的小胖妹似乎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会写,更何况初中毕业都成问题的广大妇女们了。
    然后闹剧继续着,我的同行们惊讶的偷偷讨论我所给出的工钱,我的准员工们一如既往的对我的条件表示嘲笑。有人来问我是什么酒店,我说小饭店。有人来问我在哪个地方,我说在吉大南区。于是他们走了,眼中带有几分鄙夷,好像在说,郊区的小饭店,拜托,小不是你的错,在郊区又小,还敢出来现就是你的错了。当我来回遛到第三圈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小的女人可怜巴巴的拉住了我,她的手里举着一个同样的牌子,但是工资写的是600-700元。她瞪大了眼睛,瘪着嘴问我,招到了么?我说没招到。过一会她又追上来,问,现在招服务员怎么那么难呢?
    于是我们攀谈起来,我说我是米线店,她说哦,我们同行。我说你跟谁家学的手艺,她没说,只是说自己的店在东三道街,还没开业。我说我的店在高新,她说她家在那里,然后趁着乱,我走了。我知道我给的工资高,我没必要给别的招工者压力,大家都不容易,何必互相拆台呢?
    这时已经10点多,摆残局的开始发飙了。几个鬼头鬼脑的人摆着几盘只可能下和的棋,竖着大拇指说,老少爷们来试试,赢了你是英雄,输了你还是英雄!有人骂着这棋只能和,可更多的人是围上去作壁上观。赢了是英雄,输了还是英雄,当英雄的价码是十块钱,只要你交出十块钱乖乖的挨宰,你就是英雄,而且还有很多人热心关注着你的英雄行径。又有一个穿西服的小个子背着一个包袱过来,东西往地下一摊,掏出几叠比尔盖茨和毛爷爷的照片开始推销成功学。据说他是吉林工大,也就是现在的南岭,汽车工程的毕业生,大学毕业以后开始到各个公众场合进行演讲,推销自己的成功学,但观众对此的评价是——练法轮功的。小个子说他是福建人,他最崇拜李阳,然后挥着拳头开始喊起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英文单词,喊了三十次以后开始打着手势控诉当代大学生的种种无能,说他的恩师在吉大演讲,随便找出几个学生做自我介绍都做不明白,今天大家听了他的演讲只要能利落的做自我介绍就已足够了云云。他的摊子上摆着基本盗版油印的成功学书籍,据说驻长办公室在某某招待所三楼303室,看起来跟卖蚁力神的差不多。成功学显然比只能和的棋有意思,于是人们又纷纷围到小个子的身边,接受口水和心灵的洗礼,聆听人生的真谛,但是依然没有人愿意应聘任何职位。
    一上午,我没有看见任何招工者和任何求职者成交。
    我不知道是我找的人才市场不对还是我的人品不好,从早九点到中午十二点我一直扛着个纸壳牌儿很傻逼的站在那里。我的脚跟疼,我的腰疼,我的眼睛疼,我的胳膊疼。我早晨没吃饭,随手掰了两个香蕉吃,旁边有卖麻花的,也有卖玉米的,可是我舍不得买来。我可以奢侈的坐轻轨来,因为我赶时间,但是我只能坐222回家,再从沃尔玛步行到家属区。我的开题报告还没有写,我的考博书目还没有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找不到服务员。
    我不是在发牢骚。下午刘世定来主持博士答辩顺便做讲座,我问他如何才能扭转劳动力短缺的劣势,他也无法回答。
    我只知道,那些扛着纸壳牌儿傻逼的站在阳光下的人,好像一条狗。
    现在来找工作的,才是大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Libra 2006-06-02
    引用地址:

    评论

  • 看了半天 发现是长春滴~~~
  • 我突然觉得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 出门时候带包的话就塞进几根香蕉绝对是个明智的做法。
  • 真艰难。。。
  • 有矛盾先生的味道了...索..
  • 忽然想把nickname改成乌鸦= =不知道到哪改 服务员啊服务员 好想去做的工作啊=-=
  • 像条狗,真好笑,被人骂不能汪汪叫
  • 说真的,我想干这活...待遇多好啊可惜太远喽
  • 每看一遍都要郁闷一遍综合各种要素的郁闷
  • 汪~
  • 谁都如此,阳光下的一条狗,两条狗
  • 居然写了那么长一篇。。。是啊,有那么多人找不到工作,还有那么多招不到人。。。国家现在也相当重视劳力人口了,还有他们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