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2

    为人师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19.html

     今日忽然接到通知,五点半到同达生态园去,导师找,商量硕士论文开题的事。老实说我很惊讶,因为前一天庆丰哥刚告诉我,漆老师马上要博士后出站了,这几天就要去北京答辩。我以为他是没有时间管我们的,还想要把几个同门找来讨论开题报告,替他分担一些,没想到竟然迅速的被召集了。此顿蹭饭乃是因为上届的师兄师姐要毕业了,算是一个小规模的谢师宴,顺便商量商量开题的事。头一届学生要毕业了,漆老师的兴致很高,话匣子也打开不少,从以前的老师,现在的老师,以前的老师的老师到现在的老师的同事,老师的老师乃至老师的老师的老师,总之都是老师。原来黄平在伦院当了吉登斯八年的正牌博士生,甄志宏早年还跟人借过论文交作业,糗事经过N年的沉淀发酵,总是会成为香醇的美酒,供你在尘埃落定之后细细品味。
       赵汀阳要拿天下理论跟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对磕,有个叫郭良的说赵汀阳连电脑都不会用,傻帽只能搞哲学;正聿老师在念大学之前就通读了五十卷马恩全集,老师只得让位给他讲,虽然后者最后成了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原来庆丰哥不光懂德里达,辩证法的论文还受到那么高的评价;原来上一届还出了一个杨格尔,会让利天老师说,“他是天才,我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牛逼人是很多的,傻逼的人都傻逼,牛逼的人各有各的牛逼。只有见到更多的牛逼才能显示出你的傻逼,从而让你努力脱离傻逼的等级,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傻逼,当然也不肯承认别人比自己要牛逼。我很庆幸我的导师是一个将各种人的牛逼展示给学生看的人,而不是像某些人,只会撺掇学生集体不上别人的课,同时嘴里嘟哝着这个人不行那个人不行。
       所以说,为人师表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上梁不正下梁歪,上头正了底下想斜都难。一个真正为人师表的老师想的是学生未来要走的路,他乐于提供肩膀供学生踩踏,并且微笑着把你顶到更高的境界,而且他教的是你做人的方法。搞学术就是要玩绝活,沿着人家吃了几十年的老路走,死路一条虽谈不上,但几乎是一定会成为一个学棍。当然搞学术也一定要坐得住冷板凳,但是那个他完全没有必要告诉你,因为你已经在他的身体力行中,一点一滴的学到了。
        我是有很强的虚荣心的。当他告诉我赵汀阳年轻时迷维特根斯坦迷到不行,就像你今天迷德里达一样时,我狭窄的心里充满了被类比的喜悦。也许跟师兄说的一样,漆老师带了两届学生,最出色,也是最有希望为他争光的,是我。没有假言虚语,没有明争暗斗,每个人都为每个人着想而毫无妒忌和保留,这是从前我所难以得到的。所以在仲夏的夜里,一群学生簇拥着老师走在路灯下,真的是充满浓郁知识分子气息的。那种气息不只存在于有微风的土道上,还存在于“绝然的确然性”以及“不连贯的否定性”之类的缠人咒语之中。我们确实在追寻知识,老师的老师对老师说,老师对学生说,学生又对学生的学生说。当我跟我的学生吹牛逼说你们的老师的老师说过什么什么之类的时候,大学精神就被传承下来。为人师表——当韩国老头在异国告诉我们母亲的故去时这四个字已经升华成一种悲剧的完美,而且,我的导师又证明给我看,为人师表,是真正弥漫在我周围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Nothing... 2006-06-22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也还是固执的认为 漆老师是我大学遇到的让我最感动的老师!想念他。。。
  • 漆老师的那根冰棍是泽被后世阿,他开的《社会学通论》选修课我一次没去也给我通过了,因为那时我也吃了他买的冰棍,所以他知道我。
  • 赵汀阳到底要做的是什么。
  • en
  • 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漆老师是大学时代遇到的第一个感染我的老师,不算他的激情,他的《命若琴弦》,更不算南湖的那根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