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1

    仙剑4真的如此值得期待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06.html


     
    曾经我说过今年暑期无强档(后来文明-超越刀锋出了,我收回我的说词),有人说我藐视国产游戏,看不起别人眼里的经典游戏云云,现在想想,他指的无非是这个游戏——仙剑奇侠传四。在我身边有许多人急切的想要为这个游戏买单,他们有的煽情堪比艺术人僧,有的狂热好似超级女僧,但他们都是一样的执着,手攥着钞票虔诚的等待那个包装不算精美的小盒从压盘厂流到软件店,再从软件店流到他们家里,被摆在一个显赫的地方作为收藏膜拜起来,玩过一次或几次后堂而皇之的束之高阁。
    限量版69元,豪华版149元,为了一个仙剑4买Z版,真的值得么?也许大多数购买者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都会摆出自己辉煌的仙剑游戏史来,去叙述他们与仙剑共成长的心路历程,说不定还会抹几滴眼泪感慨一下自己的青寸(这一系列流程你在许多电视节目上应该都看到过)。但是检视一下全系列作品一下,你也许会惊喜或遗憾的发现,除了初代之外,仙剑的后续作品都乏善可陈,严重一点说,甚至可算是一蟹不如一蟹。一代的经典我们不必言谈,因为我自己也是从那个按方向键走迷宫的时代过来的。一代以后大宇一直没敢碰仙剑,只是做了个Windows环境下复刻的新仙剑,新瓶装旧酒。后来又出了个经营系统架构的仙剑客栈,反响平平,不好也不坏。在强烈的玩家压力和市场呼声下,大宇推出仙剑二,主角竟然是一代开始有一小段戏份的龙套演员王小虎,跟李逍遥比起来,前者那郭靖一样的性格和目光呆滞的人设根本无法讨得玩家的欢心,玩穿整个游戏也很难再得到仙一的那种感动(这也许是所有游戏都无法再现的)。二代的波澜不惊让大宇认识到,延续仙一的剧情,走老路只可能唤起玩家对前作更强的怀念,神化的回忆与貂尾续狗相比自然也高下立分。所以我们见到了棱角分明的景天和3d化的仙三。我并没有玩过仙三,因为当我看到我的好朋友在电脑前痛苦挣扎半小时最后被野怪清掉的表情之后,我放弃了仙三。据他说,仙三其实做的也挺好,各种3d迷宫做的也挺有创意,不过要是画面2d化,也许就会更好玩了。

    That`s just thepoint.玩家们玩仙剑,固然是为了走迷宫,固然是为了体验华丽的战斗系统,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为了体验那份感动。无论主题是宿命、宽恕还是轮回,感动都是游戏的第一目的,其他一切游戏元素存在的意义都是为使玩家感动开路。大宇也许是为了让玩家感动而加入复杂的战斗系统和立体迷宫,但在感动的大前提下来看,这样的处理未免有些喧宾夺主。最重要的是,大宇在国内3d技术仍未成熟的前提下强行推广3d引擎,这对玩家的代入感和满意度不可不谓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举个系列外的例子,看着水墨风格的陈靖仇、拓拔玉儿和贺小雪在鲸鱼上坐着,和看着由多面体构成的景天和雪见木偶一样的活动,哪一个更有利于玩家体会剧情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仙剑三承载了太多的使命,要巩固一代的世界观,要开创新的剧情,要引入富有挑战的战斗系统,又要构造一个3d化的游戏环境,多技粗不如一技精,我个人认为,在仙剑三中,大宇的首要任务是做好2d画面(延续天之痕的风格即可,因为我没见过一个玩家质疑天之痕的画面,虽然它是2d游戏),在2d的基础上扩充剧情,完善世界观,至于其他的事情,大可放在四代五代完成,但是如你所见,大宇没有这样做。这种2d到3d的莽撞转化所犯的错误,堪比汉堂拒绝跟上Windows的潮流,这个影响不会马上显现出来,而会深远的起作用,汉堂在零二年出了致命武力2之后进入冬眠状态,大宇在仙三上犯的错误虽不致此,可也有葬送仙剑系列的嫌疑,而且大宇的错误是不可逆转的——游戏制作没有从3d转到2d的可能,一部分老玩家必定会因为仙剑的变质而与这个系列渐行渐远,但是大宇也许不以为意——它希望通过顺应潮流,拴住lightgamer来找到仙剑的发展之路。这条路对错姑且不论,且说大宇自己在前面设置的一个巨大路障,就是starforce检验系统。

       大概是从大富翁7开始,大宇开始全面使用starforce虚拟光驱检验系统。因为我们玩D版游戏大多是使用虚拟光驱让电脑“假装”以为有个盘在光驱里运行,starforce的作用就在于把这个虚拟光驱给揪出来,让D版游戏没法运行。乍一看这是个狠招,其实防君子不防小人——我们可以通过拔光驱线来让电脑认为硬件里只存在虚拟光驱一个。这个游戏被装上了,有一个光驱,光驱里有盘,还有什么理由认为这个光驱是虚拟出来的呢?于是D版玩家们开开心心的玩上了游戏,Z版玩家可被折腾坏了:首先你玩游戏就一定得放进去盘,磨损光驱还是次要的,那游戏是Z版,是你拿血汗钱买来的,应该焚香沐浴的供起来,为什么得放进电脑里挨散热器烤呢?不用吧,你还得找补丁,补丁还都不好使,只有拔光驱线暴力破解来的爽快,可是这样的话,Z版游戏跟D版游戏又有什么区别呢?Z版游戏跟D版游戏的区别应该在于游戏手册,应该在于Z版的附赠品(例如老滚里的布质地图),或者单单在于你对这个游戏的认同感,乃至你想要烧钱的偏执,但不应该来自对Z版玩家的百般刁难。不是所有使用虚拟光驱的玩家都是贼,不是所有懒得放盘在电脑里面的玩家都是不劳而获的pirate。一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防盗版系统所得罪的只能是Z版玩家,防盗版系统的成本在这里就可以不计入内了——毕竟这点钱比起发行商晚上睡觉的安稳情绪来说,实在toosimple, sometimes too naive.
       那么我们现在来论一论lightgamer指向的对错。首先,单机游戏市场不是网络游戏市场,中国的单机游戏市场尤其不是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中国有巨大的潜在lightgamer受众群,但是他们会选择打网游,因为网游可以卖装备,他们为游戏而花的钱,看似(起码是一部分)可以收回来,而且网游还可以供小p孩或中年老爷们互相吹牛B使用。北美和欧洲的单机游戏市场或许还可由lightgamer撑起(西方人有圣诞给孩子买游戏做礼物的习惯),但在中国不行。coregamer的绝对数量也许很少,但是每一个人的购买力都是惊人的,想了解具体情况的可以去看看bg(BoardGame)玩家群体的消费状况。那么对于大宇,现在存在这么一批人:他们脱离了菜鸟,但还不是高手。他们可能没有为仙一所废寝忘食,但总会听到骨灰坛子们吹嘘。于是他们玩了仙三,人云亦云喊了几声好,却不知到底好到何处。他们也许也看了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却不明白那些骨灰坛子为什么把它骂的狗血淋头。大宇可以选择把这群人降格为lightgamer,用大量的宣传和文案进行轰炸;也可以试图把这群人升格为coregamer,让他们真正认同仙剑的游戏精神和历史底蕴,发自内心的购买仙剑系列。从运营的角度来讲,前者更为简单,后者十分困难,但是前者是饮鸩止渴(lightgamer不可避免的会流向山口山这类流毒,事实上是不利于中国单机游戏市场的休养生息的),后者利在千秋(coregamer越多,稳定的消费市场就越大,而没有规模效应的市场是无法供养大型公司的)。把玩家培养成coregamer不是靠用草药当角色的名字,不是靠企划倒苦水说做这个游戏怎么怎么用心,而是强化游戏的质量,强化自己的服务,强化自己的渠道。让coregamer得到与自己付的钱相称的权益,这才是良性循环的第一步。
       很遗憾,大宇选的是亲lightgamer之路,确实也产生了一些效果。未接触过欧美rpg的单机玩家,异口同声的对仙剑系列不吝溢美之词,同时不吝的还有手中的钞票。但是大宇的产能和渠道无法应对爆发出的需求,产生了诸多的问题。为正版买单后,游戏质量无法与价格相称(在一个玩家被盗版惯坏的市场中,这个问题几乎是不可调和的),招来骂名几乎是一定的。为什么十年之后仙剑会如此辉煌?那是因为在九几年的若干黑电脑房里有无数的孩子们兴奋的操纵着李逍遥去先上车,后补票。但是零七年,当我们拿着仙四忍受着starforce在3d引擎中体验新的故事时,我们还会再造就一个辉煌么?读者尽可以说我纸上谈兵,或者说我不负责任。我不会掏钱买仙剑四,无论是Z版或D版,我已经知道了它不会是一个突破之作。如果你知道哪有文明——超越刀锋的Z版,告诉我,我想买一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们 2006-08-01
    引用地址:

    评论

  • 你完全是个傻B
  • 转载注明出处即可
  • 咨询一下,可以署名转载不?
  • 剑3的价格就是这样,我买的竟然还是正版。。。69
  • 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要买Z版游戏不过稍微一想就理解了,有人掏钱买Gundam模型,有人掏钱买Z版游戏,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