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9

    青春 - [Memor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100.html

     我在凌晨入睡,梦见了曾经对我最为重要的两个人。
    李明同学很高兴的给我一个橙色的浴筐,说他要走了没什么可以送我的,但那浴筐底下却满是头发。宝宝则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我旁边,就那样坐着,看我打游戏、翻网页、看论文,干各种事情。
    醒来以后瞪眼看窗外白色的天空,不禁有点怅然。不是我拽文,真的有点怅然。
    梦里很安静也很快乐,发自心底的平静的快乐。醒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生活抽干了,也许就是一两年、一两月甚至一两天前,那种饱满的富有活力甚至有点混乱的力量,已经一点一点的挥发,一去不复返了。看看跑进大学里那一茬一茬的稚嫩面孔,年轻这个词对我们已经越来越不适用了。我们身体的各个零件都开始不是那么灵便。我们无法一张硬座从大西南坐到大东北,无法通宵达旦连熬一周钻研某个游戏,也无法自在无碍的打满一个全场。你向父母抱怨你老了,却只会得到一句数落:你这屁大点年纪就说老,那我们得怎么办?
    其实你们也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我还能记起我爸从前陪我打赤色要塞,那时还没有模拟器,没有S/L大法,我们能见到最后的大坦克;现在我爸也许会拿起手柄让我在电脑前找一个游戏,看到赤色要塞会高兴的说这个你小时候我们老玩,却再也打不过第二关。我还能记起我妈从前能裁家里所有的被罩窗帘椅子套,还能画水粉的时装设计图,现在她只能揉着风湿的手腕,把漂亮的碎布包给儿媳妇。我还能记起我姥爷小时候牵着我的手,回答我所有的问题,编故事给我听,现在他却无法集中两个小时以上的精力,总是显得那么疲倦。连我的猫猫都开始不愿意见人,每日蜷在床脚睡觉时,我还有什么理由说他们年轻依旧呢?
    现在我也开始加入他们的行列了。
    我走到高中门口看一年一度的吹牛b,却没人拦我问我是干嘛的,因为我看起来已不像学生,像老师了。小孩们穿着运动鞋七分裤和廉价的小T恤,跨着小腰包在校园里大笑的时候,我只能像一个丢了门票的来宾一样羞愧的躲在一边。门口有上大学见了一或二年世面的仍长有青春痘的毕业生,约定聚会的事情我也干过,虽然只是无聊的吃饭唱K,可我开始羡慕他们——在大街上走我不会遇到任何同学,因为他们全都在某处勤奋或懒惰的工作中。我连看老师的权利都已没有,因为他们有了新的一批毕业生,暑假或寒假会孜孜不倦的跑到学校来,三到四年以后照例的人间蒸发无所觅踪。塞拉v,我想大骂他们全部,可是我连骂的勇气和力气都没了。因为骂人和打人,真的是青春犹在的时候才拥有的弥足珍贵的选项。
    所以我明白为什么在梦中我那么平静那么快乐。在梦里我底气十足,我有青春。我执着的爱一个人,和另一个小伙昏天黑地的打游戏然后出去吃一盘孜然肉片或是香茄子。我现在仍执着的爱一个人,但是我不会再写酸到倒牙让人脸红的小短文;我现在仍昏天黑地的打游戏,但我更多时间在抱怨为什么没有好游戏,不出好游戏。我没法逃避,我已失去青春。青春,用尼可盖曼的话说,就像勃起,坚硬而疼痛。我的腰确实如勃起一般坚硬而疼痛,因为我总是坐在电脑前。所以我想我该去捶捶,然后躺躺了。
    至于青春,滚你的蛋,我想我还是存有一丝骂人的青春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离家 2006-08-19
    引用地址:

    评论

  • 已阅
  • 先把青春存起来,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枯木开花吧我也想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