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5

    咖啡与三叶草-2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096.html

     铂  京
     
       黎堇一如既往的拿着遥控器盯着电视。
       她不是电视族,可是她每天都要对着电视,那是她的工作,每天监督公司的广告有没有如约在规定的时段播出。黎明的堇色,这个名字很有诗意,但一个小t似乎是不适用于这么女性化的名字的。一个叫黎堇的女生不应该每天穿着平底鞋大裤头行动,也不应该把喜欢的女孩子揽到怀里进行一次舌吻,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黎堇就这样被创造出来,也并不在乎名字与性格的不对称性。与其他小t不同的是,堇的长相并不那么男性化,因此总会走一些莫名其妙的桃花运。当她对那些男生说明情况时他们总会瞪大眼睛,好像她找了一个不甚高明的借口——的确不太高明,因为在常人看来,从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嘴里说出来这个借口,说服力实在是太差了。

        但是黎堇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拉拉,会自觉或不自觉的成为方圆寝室间某些生活知识的问询专家,也会因别人说她帅而感到高兴。堇自信的提出择偶标准,脸庞光滑,38D,喜欢拿铁,然后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执着搜寻。堇喜欢拿铁,简单的爱死不来骚+牛奶,握在手中有一种奇怪的存在感,若是两人在顶楼饮用,便有一种树荫底下喝二锅头的快感。很幸运,堇找到了姐姐。姐姐在铂京同样喜欢喝拿铁,只是更爱打些泡沫,让拿铁成为马奇朵。小p总是喜欢洛可可式的华丽事物,堇对此笑笑,继续喝她的拿铁,同时在电脑面前与姐姐视频发呆花洋痴。
       圣诞节,姐姐从铂京飞来与堇一同喝拿铁,仍然坚持要打些泡沫,让拿铁成为马奇朵。堇总是带些喜悦的神色,因为有人陪她喝拿铁,以及躺在她怀里任她舌吻。所以毕业了,堇义无反顾的跑到铂京拿着遥控器盯着电视。姐姐仍然和堇一同喝拿铁,但是首先要打理房子,照顾婆婆,饲养宠物狗,然后才能与堇一同喝拿铁。圣诞节飞来约会同一起生活是差得很远的,正如已婚拉拉与单身拉拉有着巨大的区别。堇发现拿铁和马奇朵的差别不仅仅是一层泡沫那么简单,她不再接受马奇朵,转而寻找新的光滑脸庞,新的38D和新的拿铁。
       罗曼蒂克的事情大多只在大学里发生,因为毕了业,工了作的人是不会有闲心弄那些劳什子的。工作就像是倒到海里的海豹油,可以理所应当的平息你心中的怒涛和波澜。堇寻找新的光滑脸庞,新的38D和新的拿铁,但是她逐渐发现她更执着于拿着遥控器,看电视,确保公司的广告如约在特定时段内播出。这是堇的工作,是她在铂京能够存留下去的最基本条件,且没有之一。堇选择住在小姨家,这样可以省去那一笔昂贵的房租,可以安稳的在在二环和三环之间抑或三环和四环之间,总之是在铂京这样一个圆环套圆环的巨型靶子上距离中心不远不近不偏不倚的一个地方暂时性的存留下去。没有人问堇为什么一定要在铂京存留下去,也没有人认为这个问题有意义,因为时间是用来存留,而不是用来提问题的。有时堇会看看大学时的作品,那个酒吧的徽标,大大的四叶草。去酒吧的人不一定都是幸福的,但一定都向往幸福。问题是当你走近那只大大的四叶草,是否能确定它拥有四片叶瓣而不是平常的三叶。堇的生活因为工作而变得风平浪静,拿着遥控器看一天电视以后自然也没什么心情去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信仰和主义,她只能端着一杯拿铁发呆,简单的爱死不来骚+牛奶,打些泡沫就是玛奇朵,握在手中有一种奇怪的存在感。堇有时会做梦,有姐姐,和蓝色的石头有关,醒来却记不清细节,只有手中稍纵即逝的温热,如同杯中的拿铁。
       她同时还会想起在大学她打的那一架,那个傲慢的小孩,和凶恶的小嘿牟。为一个女人打架,现在看来已是不可理喻的事情,但那时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合理。灼人的阳光和不顾一切的挣扎已经距离遥远,滚烫的爱死不来骚已被温和的奶所掩盖,她现在要做的是拿着遥控器,看电视,监督公司的广告有没有在相应的时段播出。
       也许,再来上一杯拿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开学 2006-08-25
    引用地址:

    评论

  • = =不要说具体的数嘛这人家不就知道了……
  • 夸张了哈~3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