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5

    咖啡与三叶草-3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095.html

     深  川
     
       毕业时,齐牧没有喝酒,但是喝了许多杯爱尔兰咖啡。
       许多杯爱尔兰咖啡中,许多都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喝的。那女人狂热的喜爱着爱死不来骚,同时更为狂热的鄙视着卡布奇诺。第一次见面时,齐牧点了爱尔兰咖啡,女人因此对他有兴趣。人说爱尔兰咖啡是专为情人而作的咖啡,带有爱的眼泪云云,齐牧都不以为然,他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不喝酒的他可以顺畅的灌进加有威士忌的爱尔兰咖啡。
       所以他一直都点爱尔兰咖啡。
       女人是烧钱高手,凡高手都有与高手过招的理想和信念,遇见了理想是在瑞典山脚下跟一群老头手工缠线圈的齐牧,自然是技痒加上心痒。其实齐牧是个淡定的人,未曾考虑过自己的感情,但他偏偏有一个嗜好是坐在窗前对着夕阳听一些弦细的能勒死人的小提选段,那股忧郁的人文气息能够打动从天仙妹妹到芙蓉姐姐的全系列女性,因此齐牧招惹上爱死不来骚女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于是齐牧和爱死不来骚女人经常一同喝咖啡,谈人生,谈理想,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爱死不来骚女人决定给齐牧做一次爱尔兰咖啡,齐牧身体的某个部位坚硬起来,但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爱死不来骚女人应该被归入少妇行列中。
       当女人与齐牧痛哭流涕大倒苦水畅谈劈叉心得时,齐牧其实已陷进去了。有一种说法叫用情专且深,这种说法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是:莫名其妙的发桃花疯。齐牧发了桃花疯,进入了琼瑶阿姨的剧情分支,剧情的高潮在一个有明亮月色的夜晚,齐牧和女人呆在一个破旧的茶楼里,女人说,你还是忘了我吧。
       于是齐牧听话的忘掉了女人,但女人的话永远是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的。齐牧再见到女人时,她带着满脚的呕吐物和强烈的酒精气味呼唤齐牧的名字。齐牧的眼睛红肿,来回踱了许多步,最后还是选择回家去来一杯爱尔兰咖啡。咖啡和威士忌中间没有糖,没有奶油,没有情人的眼泪,至于背景,齐牧选择了帕格尼尼的小提。
       身为少妇的爱死不来骚女人很快结束了外遇,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齐牧仍然喝爱尔兰咖啡,但是次数见少,胃变得明显不好了。临毕业之前齐牧和一群人蹲在学校旁的野麦田里喝胶瓶美年达,有人叫嚣要喝酒,齐牧默默的回寝搬出自己的杰克丹尼,义无反顾的分发给群众。一群理工科小伙子在路灯下恶俗的喝着洋酒骂着娘,齐牧突然把酒瓶子摔得很远大叫,爱死不来骚我操你妈。
       毕业后齐牧同样义无反顾的到深川去了。深川是个文化沙漠,可以把人变成机器。齐牧没有机会在窗前看着夕阳听小提,因为他要加班,但他却坚持每天在自己的床上把身体折成90°直尺状,把耳朵放在最适宜的听音位置上播放古尔德的十二平均律,手边放一杯爱尔兰咖啡。穿过阳台可以望见远处的苜蓿田,南方的热风吹过会发出悦耳的自然噪声,每到这时,齐牧会放开爱尔兰咖啡,抓起杰克丹尼威士忌。至少这风声与野麦田的风声很像,更重要的是,那里面可能有象征幸福的四叶苜蓿。
       不过白痴才会把那片苜蓿田全翻个遍。如果生活里只得三叶草,大概每个人都会如爱死不来骚女人一般大哭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开学 2006-08-25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