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5

    咖啡与三叶草-4 - [So Wrote Solmy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094.html

    大  甜
     
       铭心不喜欢汗国,不喜欢都市,不喜欢拿着一杯咖啡每日面无表情的穿梭,可是她还是要在这个陌生国度里过活,买着90块人民币4个的梨。
       大多数的夜晚,铭心都要长久的盯牢眼前那一大片灯,看着花花绿绿的写字楼或民宅环绕着那个矮矮的山,其中没有一个是家。每天晚上推开门,房间里都一定是黑的。碟子、水池、书,每一个都是离开时的模样,没有人期待着铭心回家,也没有人会拥抱她,将她搂起来放在床上,逗她格格的笑。同事们来自各个国家,和哥斯达黎加大姐聊天固然有趣,可她不能听你唠叨,不能陪你牢骚,不能让你心无顾虑的放心倒出一切苦水。周围的人似乎都是灰蒙蒙的表情,背景音乐永远是“几乎没可能发生的爱情故事”。生活中几乎没有可以让人高兴起来的事。
       当然也不全是如此的。
       无论过的如何郁闷,生活里总是会有那么几件可以让你开心起来的事。对于铭心来说,她拥有一个吹拂着微微凉风的阳台,和一个可以在上面昏昏入睡的摇椅,在那里消磨掉的美好时光几乎可以抵消那些让人不快的因素了,当然,还不能忘了最最重要的卡布奇诺。铭心不喜欢萧亚轩,但是对卡布奇诺并不反感。当泡沫呈头巾状的混合液体在咖啡杯里漾开的时候,心情想不变好都难,不是么?
       当然不是。
       北方的暴雪,经常是未曾历经的南方人所难以忘怀的。
       铭心很难忘记从前那些雪夜,风掠过寝室的窗台,发出凛冽的呼号声。上完自习的女生们鱼贯进入寝室楼,被冬天踩踏得瑟瑟发抖。
       那时她抖落大衣上的雪片,进到寝室就会得到一个微笑和一杯热卡布奇诺。堇要找工作,不会为考研而冒着大雪出外自习,可以隔着玻璃看着外面的雪片笑着喝拿铁。当然,她也可以把口味稍微变一下,做成卡布奇诺。铭心会接过咖啡杯,小小的啜一口,然后退下大衣轻松的坐在床上。堇也许会给她讲一些隔壁寝的事,也许会讲一些有关某些小p和小t的新闻,然后他们一同把空了的咖啡杯放在桌上,满足的呼出一口热气。
       而现在,她在饮尽一杯卡布奇诺之后,只能躲在堇送的国旗之下瑟瑟发抖,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经常会在某个道口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端详却怅然若失。又或者觉得某人就在身后,回头一望却只见空气。她总是以为她存在于那个乌托邦一样的黄金时代,因为她的青春被永远的留在了北方。那个白色圣诞节她送走了最好的朋友,自己在寝室里看书。那种感觉流传到现在,被无限放大成一种孤寂,无法填满,无法弥补,艰于呼吸。
       她在慢慢适应,生活在不断变好。
        GucciEDP和曼特宁基调的卡布奇诺渐渐与她如影随形,外国同事也不都是那样难以沟通,白肤多毛外国人开始以各种途径“纠缠”她的生活,另一名内敛的汗国青年则默默的送给她一条手带。真正的四叶草,她端详,人工培植,封在水晶里。但是这种伪装的幸福,还是及不上自己发现四叶草时那种发自肺腑的喜悦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开学 2006-08-25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