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24

    整疯运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087.html

       以前辛大眼和我说他第一次见到庆丰哥的情形,彼时庆丰哥正在走路,被辛大眼偷窥到。“眼神儿都不对,精神不正常”,辛大眼说。
       随后辛大眼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说学哲学容易学出毛病来啊你以后学哲学可千万别学得走火入魔啊走火入魔也别拽上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云云。我说不会的你放心你看我不是挺正常么?后来我和庆丰哥一起一个字一个字的抠《胡赛尔几何学的起源引论》,我说我每天洗澡的时候才有时间思考,庆丰哥说,我每天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才有时间思考,我就明白了,原来辛大眼看见的是思考状的庆丰哥。
       半夜三点,小贱见到了思考状的我。
       其实这是一鬼故事,一个胖子敲字,删字,敲字,删字,发呆,乱转,并且抓小猫当球踢。如果你晚上见到这种情形,你应该大声朗读毛选以正乾坤。老头子这样告诉我的。
       我删去的字数已经超过我写上的字数了。我和韩国老头说我要写什么的时候韩国老头说,Idon`t think you can finish it,in this period. It`simpossible. 后来又说It`s verydifficult,大抵是不想把话说的太死,打击我的积极性。
       其实我是很倔的,我就觉得我能写成,我读明白了德里达,我读明白了网络,对吧,那我把俩读明白的东西联在一起,有什么难的?
       可是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叫“一个幽灵漂浮在欧洲大陆上空”。操他妈,我被自己玩了。知道什么叫幽灵性么,幽灵性就是我知道我要写什么,但我就是写不出来。
       于是继续敲字,删字,敲字,删字。天亮了,整疯运动开始了。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学问难做做学问难自己看着自己都迷茫吧....
  • “把俩读明白的东西联在一起”,现在写作中的困难是为着originality的缘故么?此刻的验证码是1804,在我眼里,这是拿破仑的数字,请你也做学问上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