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4

    如果我沉默,那是我在凝望真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olmyr-logs/10579085.html

     在最初的激情过后,许多人的博客热忱都已经渐渐的消退了。
     博客毕竟只是博客,写博客并不能改变什么,博客写得再好你还得在现实里夹着尾巴生活。不要举什么博客成书的反例,看看那帮写博客挣了点小钱的都是谁,哪一个不是放个屁都香,靠这二两米起锅造饭的主儿?从本质上讲博客和超级女僧都是一码事,打着表现自我彰显个性的幌子,其实只是拿几个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为你展现美好的未来,让你心甘情愿的投入大把大把的钞票、点击或是注意力。有些人认识到这一点,有些人没认识到,但是时间久了他们都会奇怪的发现,他们其实根本没有理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持续更新自己的博客。这就好比小时候的家庭作业,假如没有老师留傻子才愿意写,不管是拿这点时间挣点钱还是干脆就甩开鞋底玩都比枯坐着搜肚刮肠硬抠出点什么边角余料不断扩句形成一篇新流水账要强得多。
     所以有正事的都不更新博客了,肚里空的也憋不出来了,孜孜不倦的更新者确实存在,这些既能保证质又能保证量的人大多是靠卖文为生的,可能是某杂志的写手,又可能是某报纸的专栏作家。把每周固定得排泄出来的文章在网上也挂一份,群众的眼球不赚白不赚,说不定还能出个小名啥的。老实说我很羡慕他们有这样的好借口,学哲学的就是愿意傻逼呼呼的去想一些压根就没意义也讲不明白的东西,比如世界的本原是什么。知道了世界的本原是物质有屁用呢?又没法证明,还不如康德仰望星空来的实在。可是我是要念phD的,就得有这职业病,我想了又想,就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写博客。缪钱赚,缪人看,又费脑细胞,到底为了啥。想不明白我就不更新,不更新我就想不明白。
     所以我沉默。
     老实说做网络研究很痛苦,因为很多之前你可能笃信无疑的原则和信念,在一瞬间就有可能倒塌,那么你以此建立起来的脉络就得重头再来。我从前是坚信blog是未来互联网的领军文化形态的,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这一切像是一场闹剧。也许所有的文化形式一旦经过大众的洗礼之后都会变得不堪审视,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但是群众的智慧带来了什么?妇女抱着小孩到处写办证(有一岁以下小孩的女人是不能被拘留的)、打一下就挂的六合彩电话(不费任何电话费,对没有来电显的人却具有强大的杀伤力)还有网上下载即时更新的街头募捐(随便找个报纸的报导,扩大打印然后拿着到闹市区腆着脸要钱,谁知道是不是你家孩子?)。当人人唱求佛,人人看火影,人人打传奇的时候,社会发展的逻辑不再是沉默的大多数,而是沉默的一小撮。当每个链接指向的都是生活小记和情感细语,仅有的几篇好文得到的回复是“很有个性!”时,你除了对这个大牢骚堆苦笑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所以我决定改变我的策略。我不会再那么频繁的更新了。如果我决定把某个东西放到我的博客上,那一定是因为它值得被放在这上面。所以,也许你会等上几个月才能看到一小点更新,但是这一小点更新应该是像“咖啡与三叶草”那样的。凝望真理是一件很累的事情,甚至会看成对眼,但是我宁可变成燕小六也不愿意隔三差五的划拉一些东西来应付任务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去应付。考博期间我可能会一直沉默,但是考博之后我有一系列的东西要写。在我想明白怎么揪出真理之前我要保持沉默,总之,我不想再流水账下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妇女之友 2006-10-04
    引用地址:

    评论

  • 你可拉倒吧,哪有很频繁的更新博客有我点的频繁么……俩回复的码都是0822,鬼了
  • 坚持你的理想!
  • 我该说什么好早该如此还是终于来了早早看见的东西的影象实在是不真实啊...然而最后估计还是一开始看见的正确只是曲折了点而已
  • 燕小六是啥?
  • 标题牛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