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6

    一年以前的腊月二十一,我弟弟去世了。

  • 2008-12-15



    那票365元,01车001号,一站直达北京。六点的天空仍是黑的,空气里带有中纬度的温和,地铁的进出口分开,包括我,不只一个人为此晕头转向。地铁2号线是环线,人们还没来得及坐公交涌入这一根主动脉,只有无时无刻不占据你视野的液晶电视屏在喋喋不休地絮叨“小肥羊茶香锅”。有穿着军大衣的邋遢男人蹲在地铁口卖发票,有出租车司机昌平昌平地吆喝买卖,让这个城市显得分外的尘土飞扬和高桥林立。宾馆的前台眯起眼睛告诉我们没有房,没有,房,让老师有点尴尬,我们只能走到她的办...
  •  这个学期已经度过好多个这样的不眠之夜了。写了又写,改了又改,玩了又玩,最夸张的一天睡了1小时,不停的忙,搞得《逻辑研究》和《存在与时间》一直处在停滞状态——最近捡起了索尔仁尼琴的《癌病房》,想起那迟迟来不及动笔和收集素材的《死神医院》,只能摇摇头——就焦头烂额成这奶奶样还译什么《柏拉图的药》啊!!!

     不过已经快熬出个头了。科协那个项目马上要汇报,漆老师那个项目该写的也都写出来了。票子攒了7k+,很快就能凑够...
  • 2008-10-05

    红警2里的疯狂伊万说:Happy birthday.

    当然他是拿着炸药包说的。

    同寝大哥在我不在的时候把电脑搬到女朋友那里了,似乎要跟论文死磕到底,说有事会回来。干老就跟我坏坏的笑,说事情办完啦!囧,大哥我对不起你……早晨上校内网,发现留言若干,辛大眼和杨潇祝我生日快乐。贸大一个宿未谋面的指挥老师竟然也祝我生日快乐,真是惊喜啊惊喜。然后漆老师发短信说我们把你正式加入课题组啦,今天课题论证,下午你也一起来吧我们把调查问卷印出来分发...
  • 2008-09-06

    英雄无敌V,学院战役第三关

    Zehir: The town of Westwall is a tough nut. Highwall, moats, undead army, Griffin knights... I have little interest in commiting suiside.

    Narxes: Perhaps we should go home? I`m no solmyr!

    Zehir: I agree that we`re a bit short on ...

  • 2008-09-01

    折腾了两年,终于回到原点。

    寝室是越住越回陷。本科住南二,研究生第一年住在可怕的友谊园(据说有冬季室温零下十七度的魔鬼寝室),第二年折腾去经信,现在竟然跑到文二住了。不过也好,这学校里所有类型的寝室我都住过了,也算是不留遗憾。

    我的博士同学都住文九,就我一个后妈养的住文二,周遭人都不认识,所幸庆丰哥鬼使神差的住在我隔壁。同寝乃是一名博三的大哥,不怎么说话,本来似乎是总和大嫂在屋里呆着的,但是我来了搅了人家好事,他们就改换阵地跑到大嫂的寝室去甜蜜了。文二的格...
  • 2008-08-17

      关于黄虎

        2008年8月12日,我确实是怀着愉快心情回家的,当然是在我回到家之前。

        一切都很顺利。有什么比一本印着你名字的书更适合做你那六十九岁老奶奶的生日礼物呢?虽然只是作为协助翻译在很短的一句话中被提到,可第一次总是让人铭记在心的。每个人翻过一遍秋石哥主译的《经济社会学》后都对我在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情况表示满意(我只是个小兵,而且研究生的一半时间我都在经营米线店),...
  • 2008-07-05

    这些字是写给能看懂的人看的。能看懂的人包括真心相信我不是神经病(原谅我年纪轻轻就得了神经病,很惨)的人,真心为我好的人以及真心单纯善良的人。不包括并不仅不包括以下几种人:猎奇的人当然可以看这些字,但是你们不要指望能得出什么更多的八卦来;看热闹的人当然也可以看这些字,但是这些事并不热闹,甚至可能对你幼小的心灵造成不利的影响;看笑话的人完全有看笑话的权利,并且同样有发笑的权利;至于觉得我是神经病的,非神经病就不用发善心关注神经病了。

    ========分割线========...
  • 看博客的你们之中,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一头雾水迷迷糊糊,有些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情骑墙观看,有些不以为然抱臂冷笑。但是你们都只可能是看客。有些事情只有经历了才会了解,有些恩情只有领受到才会涕零。我明白我应该去做什么,该担起什么样的使命。这就够了。

    所以,小和尚小猴子小草龙小树小花蛇小龟大黑蛇大白马 甚至算上那个罗刹鬼和那只断翅的凤凰

    请理解我,但是如果不理解,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是埋怨。无论如何,谢谢你们。
  • 2008-04-29

    Memories concern
    Like opening the wound
    I'm picking me apart again
    You all assume
    I'm safer in my room
    Unless I try to start again

    I don't want to be the one
    Who battles always choose
    Cuz inside I realize...